• 陆毅称不会让女儿拍戏:现在环境和我当年不一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小镇上新引进了一批测天气的机器人,放在街头巷尾,小镇立刻变得热闹起来。从那天起,叫醒人们的不再是公鸡,也不再是闹钟,而是清脆的电子播报声:“今天的天�馐切∮辏�请大家带好雨伞出门哦。你们穿上薄薄的长袖衬衣就可以啦,虽然下雨,毕竟是夏天,也不算太冷呢……”这响亮的声音,把人们从晨曦中叫醒,人们不用查手机,也知道该如何穿衣了。大家都喜欢上了这些机器人,不仅因为他们能播报天气,更因为他们给冷清的小镇带来一种生机。机器人可可被安装在一棵槐树下,专为阳光小区的人服务。他满怀期待地决定:自己一定要把观测到的气象数据精准分析,然后快速计算出天气状况,响亮地播出,做一个优秀的机器人。但是,可可虽然能拍摄到清晰的云层图片,能测出空气的湿度,可这些数据对他似乎却没有用。他就像机器人中的学渣一样,大脑里很是糊涂,算不出天气情况。让他着急的是,他倒对人们说的话很留意,人们的话,常让他多愁善感,浮想联翩,有时甚至想作诗来抒发下感情。一个星期以来,他这学渣机器人,完全是由着性子来播报天气。于是,他播报的天气,有时准,有时不准,这样的工作态度,终于引起了人们的不满。“怎么搞的,这机器人测得太不准了。昨天明明下雨,他却播报是晴天。我早上上学没带伞,结果被淋成了落汤鸡。我还感冒了。阿――嚏……”一个男孩一边打着喷嚏,一边指着可可说。“是啊,太可气了。前天明明是晴天,他却说要下雨,本来我想穿上刚买的裙子,担心冷,不敢穿,换成了长袖的衣服。结果,太阳高照,我热得汗水直流,真丢人。”一个时尚的女孩噘起嘴,脸红红地说。小区里的人都聚在一起,指责起可可来。“我们打电话给组装机器的工人来看看吧,这机器怎么了?怎么会这样奇怪?”小区的工作人员作出了这样的决定。组装机器的工人给可可检查完,脸一下红了:“哎呀,不好意思。这机器组装时,计算天气的芯片装成了情感芯片,所以这机器不是理性地计算天气,而是用情感去判断应该是什么天气。”“这情况,就像是本来应该读文科的学生,读成了理科,所以成绩不好,哈哈。”一个高中生听后作了这样的比喻,逗得大家哈哈大笑。“带回厂里去,换下芯片吧。”有人提议。“这机器人是一次成型,拆不开的,无法换芯片了。以后大家就不要听他播报的结果了,当装饰放在你们小区吧。”工人的脸更红了,心里决定,以后一定要用心工作,这样马虎的事再也不能做了。唉,也只好当装饰品了,这样靠情感去播报天气,有什么用呢?大家用惋惜的目光看了看可可,然后纷纷散去。谁也不知道,可可听了组装工人的话,如晴天霹雳,心里真绝望。难怪自己一直测不准天气,原来是情感在作祟。回忆起昨天,在播报天气时,自己的确是算不出什么天气,于是在寻思:“今天该是什么天气呢?”这时,有个老人正从可可身边路过,看看天,忧心忡忡地说:“今天我儿子要开车回来看我,我希望今天不要下雨,要不路上打滑,开车会有危险的。”可可被母爱所打动,想,今天就该是晴天嘛,于是他不假思索地报出今天是晴天的消息。前天为什么要报出是雨天呢?那天要报天气时,一个小女孩跑过,手中拿着一把新的花伞,叫着:“下雨吧,下雨吧,我好想用妈妈买给我的新伞。”他被小女孩的童真所打动,理直气壮地报出了下雨的消息。原来可可一直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不称职,还一直自责。现在他终于知道了,这不怪自己,是因为芯片的关系。知道了真相后,可可变得沮丧和无助起来。晚上,人们已经入睡了,可可伤感极了,难以入眠。他忍不住大声叫起来:“为什么要弄错我的芯片?为什么要让我测不准天气,成为不中用的机器人?我不想只成为装饰,我想对人们有用,我不想当废物……”那悲怆的声音直入云霄,在空中盘旋。突然,天空响起了霹雳,乌云密布,大雨哗哗而下,仿佛天空也在陪着他哭泣。天亮了,鸟啼啾啾,槐花香笼罩着小区。一切都那么宁静。谁也不知道,在那个晚上,小区里这机器人经历了怎样的悲伤。到了播报天气的时间了。虽然太阳光已经穿过了云层,可可却觉得心里绵绵细雨下个不停,便用沙哑的声音伤感地播报:“今天天气是雨,请大家带好雨具,呵护好自己……”哈哈,这机器人真的不中用了。不用测算,太阳已经出来了,他却说有雨?大家笑了。突然间,乌云应声从四周奔跑而来,布满了天空,大雨哗哗哗地凌空而下。“啊,这雨太奇怪了。”人们捂着头,在雨中奔跑起来。可可看着人们的头发、衣服都被淋湿了,很不忍心,又情不自禁地发表愿望:“天气,雨转晴。”话音一落,雨便停了,太阳从乌云里露出了笑脸,那笑脸怎么看都像是一个恶作剧后的调皮笑容。大家停住了脚步,都怔怔地看着可可。发生什么事了?巧合吗?可可也愣住了,啊,这样的巧合真美好,自己第一次体会到能准确预报天气的感觉,真幸福。他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第二天,可可在寻思着今天该是什么天气。几个孩子走来,有个孩子说:“我记得小时候下过一次雪,可好玩了!真希望下一场雪哦。”“你想得美。这是夏天,不可能下雪的。”可可心想,是啊,每个人都渴望着能回到儿时,雪花,该是多少人儿时美好的回忆啊。只是环境受到污染,天气越来越热,小镇上已经多年没下雪了。有关小雪的记忆,只能藏在每个人的心底。好吧,那今天下雪吧,让大家找回童年。可可清脆地叫:“今天,下雪。请大家准备好童心,去迎接雪花的亲吻,雪人的笑容。”听到他播报的人们忍不住笑了,虽然这个机器人的话不可当真,不过他的话,也让人们心里一动,想起儿时的快乐,嘴角泛起了微笑。就像是得到号令一样,天上的云突然堆积起来,冷风呼呼地吹。一瞬间,大片大片的雪花便�目罩杏朴频吹吹芈湎隆M郏�下雪啦,下雪啦。那几个孩子欢喜地叫起来。一会儿,小区里的人们都来到了院里,大家欢呼雀跃,和雪精灵一起跳舞。雪越下越大,地面积了厚厚的一层,可可被雪衣包裹着,就像一个大雪人,他咧开嘴,看着人们呵呵直笑。“这机器人太神奇了,他说天气是怎样的,就会是怎样的。”一个青年弯下腰,研究起可可来,“怎么会有这样神奇的事?”“是啊。”另一个青年思索了一下,绽开了笑容,“可以把它带到需要雨水的地方去,请他求雨。”“他的用处一定很大,能改变天气,真是厉害。”一个老人说。用处很大?我?一个装错了芯片的机器人?可可觉得好惊喜,他期待着发挥自己更大的作用。当人们玩够了,回家进入梦乡时,他却睡不着,他凝望着天空中的星星,设想着自己美好的未来。“可可,我告诉你,明天不许你乱播报天气了,今天你说要下雪,弄得我们好累,不仅我们云要帮你,连冷风我们也请来了,工作了一天,太累了。明天你再由着性子乱来,我们可不配合你了。”可可听到一个声音从天空中传来。可可抬头一看,天上有一朵大大的云,这朵云竟在说话。“你们在配合我?”可可惊讶地问,“难怪啊。”“是啊。那天你说你是没用的机器人,让我们也好难过,觉得你好可怜。然后,我们就努力地配合你啦。”“这么说,我还是没用。你知道,我不要大家的同情,我需要的,是赞美和肯定。”可可又悲伤起来。“怎么会没用呢?你看,你说了几句伤感的话,就把我们云都感动了,这说明情感芯片也很棒啊。你不一定非要当天气预报员,你可以做做其他事嘛,把你的情感芯片充分地利用起来。”咦?对啊。可可的心突然变得亮堂起来。为什么非要去做自己无法做到的事?发挥特长不也很好?第二天,小区里的人发现,可可没有播报天气了。没听到可可的声音,人们竟然有点失落。可这种失落没保留多久,人们惊喜地发现可可已经成功转型了。早上,可可朗读了一首自己写的诗,这诗写得很美,像小雨滋润心灵,让人一天都有干劲。大家发现,原来可可是优秀的诗人呢。晚上,他陪小孩子和老人聊天,讲起故事来绘声绘色,声情并茂的。人们惊喜地发现,原来,可可还是个故事大王。那天,人们听到可可对一个神情沮丧的男孩说:“你别为唱不好歌难过了,你要看到,你打篮球很棒的。一个优秀的篮球运动员,不要为走调的歌声而哭泣,好吗?”男孩用力地点点头。人们笑了,哈哈,这可可,又兼职成心理辅导师了。别说,现在的可可,做每一样事,都很棒呢。

    上一篇:读后感不可抹去的坚强

    下一篇:赛场上的君子之风:马娇弃赛救人福勒拒绝点球